您的位置: 绵阳信息港 > 故事

涉赌民间借贷难自证

发布时间:2019-08-23 06:19:16

核心提示:2012年5月的一天,谢小娅收到一张来自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的传票,令她错愕的是,接下来的几个月,另外5张传票接踵而至。

2012年5月的一天,谢小娅收到一张来自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的传票,令她错愕的是,接下来的几个月,另外5张传票接踵而至。诉讼跟前夫周军的债务有关。

谢小娅、周军均是小学老师,曾经生活宽裕。 所有债务均是周军 赌博 所借,我并不知情。 借款数额近 00万,借条的借款用途多是投资做生意。然而,周军借款行为发生在两人婚姻存续期间,因此,谢小娅成为共同被告。

事实上,谢小娅并不是次单独面临债主的集中起诉。2010年 月22日,谢小娅和周军离婚,随即周军辞职 消失 。仅仅两天后,债主黄建华、陈进民等9人向莲都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其中4起诉讼立案。

终,莲都区人民法院认为四案件(案号2010丽莲商初字508号、596号、599号、756号),周军的行为有可能涉嫌经济犯罪,驳回原告黄建华等人起诉,将案件材料移送公安机关侦查。

至此,谢小娅认为此债务与她再无关系。令她意外的是,事情过去两年后,债主再次陆续起诉至莲都区人民法院。 因为法院移交公安的案件,终不了了之。

2012年,1月16日,商人周伟健诉周军、谢小娅民间借贷纠纷一案,2012年5月16日开庭,5月 1日,莲都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周军出具借条向原告借款,系合同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该借贷关系成立。被告周军和谢小娅原系夫妻关系,涉案债务发生在两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系夫妻共同债务,故被告谢小娅应与被告周军承担共同偿还责任。

被告谢小娅辩称该借款属被告周军个人借款且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案涉借款属被告周军用于赌博。但因未能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实,故对该抗辩理由,法院未予采纳。

同样,在2012年1月11日章建丽起诉周军、谢小娅民间借贷纠纷案的判决,6月4日判决与前述案件的判决结果基本如出一辙。

上述两案,谢小娅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8月 0日,周伟健诉周军、谢小娅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二审开庭。谢小娅力证前夫周军所欠债务均是赌债。

在一份周军父亲所做的不完全债户统计表上,周军曾向 8个人借款,约定月利率有的高达每天1500元,有的利息已超过本金,其余月利率8分息到2分息之间。

赌债难证

8月 0日二审庭审时,谢小娅力证前夫周军所欠债务均是赌债。 508号案中大量证人证词证明了周军与其他老师借高利贷是用于赌博,而且大量借款是把本金加倍出具借条的。

莲都区法院办公室周敏查阅档案后表示,2010年4个移送公安的案件卷宗被莲都区公安分局退了回来,公安机关以口头形式不构成犯罪,不予立案侦查,并没有书面的不予立案的决定书。现在,当年的4个原告之一浦桂琴今年再次起诉,已于7月立案,尚未开庭。同样已经立案但尚未开庭的案件,还有另一起。

2009年,原城北小学老师刘时军曾因受不了高利贷追债,到丽水万象派出所投案自首,做的笔录中也供出参赌教师的名单,其中周军是 赌主 。

谢小娅曾在一审时请律师到万象派出所取证,以期调取刘时军等人的笔录作为周军赌博的证据,被告知笔录材料并不存在。

一审时,谢小娅又申请法院取证,万象派出所向法院出具一份证明, 经查阅刘时军等笔录材料,根据现有证据材料,尚不能证实周军有赌博违法行为。

这正是说明笔录是存在的,就是不敢出示。提供证据本来就要提供客观原始证据的,作为证据的持有单位,不能用证明的方式来替代原始证据。 谢小娅对此毫无办法。

据她介绍,留在这里的老师日子也不好过,房子都卖了还债,每月工资被扣。请他们出庭作证根本不可能。

赌博后逃跑的老师李胜(化名)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为周军作证其借款用于赌博就等于承认自己赌博。况且,周军有一部分外债是借朋友同事的,如今也都反目成仇。

李胜也曾为周军做过担保,为了不被起诉,替周军还了钱, 他先还了我的钱,我才能给他作证。否则我以后也要起诉他的。

二审前谢小娅向法官申请调取莲都区公安局有关周军赌博相关材料,法官当庭答复,法院从公安机关处取证,并无任何有关周军犯罪的相关材料。

二审当庭并未宣判。

共同债务

谢小娅为了躲避债主追债,和女儿搬回娘家居住。谢小娅决心将官司打到底,前夫的赌债她一分也不想还, 我现在只有一套经济适用房,房子如果被执行,我和女儿都没地方住了。

根据婚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应当共同偿还。谢小娅认为,周军借钱未用于婚姻家庭共同生活,不符合婚姻法该条共同偿还的前提条件。

谢小娅和周军曾两次离婚, 2009年2月18日离婚,后来家人劝说为了孩子又在一起了,再次离婚是在2010年 月22日。周军的赌债大多是在2009年到2010年 月之间。

债主周某(和周军是亲戚关系)曾在法庭上质疑周军和妻子两次离婚正是为了逃避债务,并非感情不和。

谢小娅否认这一说法,她认为此案应适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九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因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日常生活需要是指夫妻双方及其共同生活的未成年子女在日常生活中的必要事项,包括日用品购买、医疗服务、子女教育、日常文化消费等。夫妻一方超出日常生活需要范围负债的,应认定为个人债务。

在当地,此类案件并不鲜见,谢小娅案并非个案。

北京律师金宏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 民间借贷 中,亲戚朋友间相互借钱,或者是把钱专门用于放债收取利息,只要利息不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都是受法律保护的;利息超过4倍,就不能受到法律保护。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何正伟在《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涉赌情况分析》一文中表示,赌债本身并不能从民事角度予以保护,而当今赌场业者却往往通过合法形式掩盖其非法本质,继而产生大量赌博导致的民间借贷案件进入民事司法领域。

实践中,长期放贷者或赌场开设者一般在借款时就已将利息扣除或直接反映到借款本金中,作为民间借贷的重要证据 借条 ,不会注明债务的赌债性质,体现不出高利贷的痕迹。并且该类借款案件某一被告,往往在短时期内被多个原告起诉。

涉赌民间借贷

广西全州县人民法院刘文萍曾在《如何正确区分民间借贷关系与非法赌博债务》一文中认为,法院必须正确区分正当的民间借贷关系与非法赌博债务,在审理中注意从法律事实的认定、举证责任分配、证据规则的运用、证明标准的运用来把握区分,从而正确适用法律,保护正当真实的民间借贷关系,对非法的赌博债务不予保护的同时对违法犯罪行为依法处理。

首先在认定法律事实方面,要求统一标准。从严审查借贷关系的合法性,在证明责任的分配上,实行原告举证证明借贷关系合法有效,被告反驳借贷关系主张赌博债务并举证证明;当被告的举证达到引起合理怀疑的程度时,可将举证责任转而分配给原告。

针对夫妻共同债务中涉赌债务的处理,在确认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属于个人债务还是夫妻共同债务时,应从两方面来考虑:一是夫妻双方有无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如果夫妻双方有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则该债务应当视为共同债务。二是夫妻双方是否享有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即使夫妻在事先和事后均无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但该债务发生后,夫妻双方共同享有该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则同样应当视为共同债务。结合上述判断标准,涉赌债务,在举债之前并未产生共同借债的意思表示,并且赌博行为亦没有为家庭生活带来任何利益,则应当认定为个人债务。

曾经代理过相关案件的北京市某事务所杜一明表示,赌债,前提是在赌博现场发生的债务,例如双方对赌时输钱后所写的欠条,这样的债务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如果是先行有了借贷关系,而将借款用于赌博,这样肯定不能构成赌债。当事人完全有理由诉诸法律主张债权。

什么是包皮过长
张家界男科好的医院
襄樊医院治妇科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