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绵阳信息港 > 教育

玄天战尊 1098.第1107章 彼岸花

发布时间:2019-12-05 06:13:49

玄天战尊 1098.第1107章 彼岸花

韩宇已经是将身上所有的探查类符箓消耗得一干二净,脸色也是越来越是凝重,原本满不在乎的南欣脸上也是带着一丝畏惧,他们实在是想不到,天水盟方面居然有魂宫境界强者追了出来。

“为今之计,只能先回山门求援了,宗主毕竟是魂宫境界的高手,想要挡住他们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难题。”韩宇和南欣加速朝着栖霞山赶去。

连城易和天水盟的三名高手也是有些意外,想不到那先前逃出来的一男一女真的朝着栖霞山逃去,难道真的是南溪宗的弟子吗?

连城易哈哈大笑:“想不到南溪宗没落到了这个程度,居然还能够收到弟子,我还以为只是剩下了几只老狗罢了!”

对于南溪宗,连城易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他身后的宗门,乃是货真价实的七十二宗之一,虽说排名靠后,但是对付一个没落的南溪宗,恐怕就是吹口气都是能够碾灭,对于宗门居然派出了魂圣境的强者,连城易觉得还是大题小做了。

破落的宗门,连个护山阵法都是没有,这样的宗门可以说是连一点防御力都是没有。连城易四人长驱直入,不一会儿的时间,便是已经到达了大殿之前。

韩宇和南欣也是向白袍老者禀报了一切,让两人意料不到的是,白袍老者只是长长叹息了一口气,连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凝视着他们两人。

“宗主,是我们做错了,责罚我们吧!”韩宇也是被白袍老者的目光看得心慌,似乎这目光能够洞穿他们的心灵,看到隐秘的深处。

“韩宇,若是有可能,善待一番天南。”

“南欣,你资质出众,身具天级灵根,天南数万年都不出的一名天才,我们这几把老骨头之所以不收你为徒,是不想耽误了你。”

白袍老者声音平缓,和韩宇认知的形象根本不相符。

对于南欣居然会是天级灵根,韩宇也是吓了一跳,天南数万年都是不出一名天级灵根,居然会是落在南欣的身上,不过除了惊讶,韩宇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南欣的表现毕竟过于妖孽,若不是天级灵根的话,根本就说不过去。

南欣脸上闪过了一抹悲伤之意,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跪在了白袍老者面前:“宗主,你要离开了吗?”

白袍老者慈爱地看着两人,道:“你们的路,应该是在那广阔的天地之间,南溪宗终归是没落了,没有功法,没有资源,无法帮助你们修炼成才。离去吧,天大地大,七十二宗门之中,总会是有适合你们的归属之地。”

白袍老者的声音缓缓而起,带着一种大道之音的律动。

大殿之外,有四名灰袍老者突兀出现,面容枯槁,依旧带着浓郁的死气。

看着这四名老者,连城易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就说嘛,南溪余孽,不过只剩下了几条老狗而已。气息虚浮,连魂宗六级都不如,这四人就交给你们三人来对付了,至于南溪宗宗主,我倒是想要讨教讨教一番。”

“阁下速速退走,莫要自误!”那九旬老者淡淡说道。

连城易脸上闪过了讥笑,道:“自误?你们苟延残喘到今日,若是我的话,早就是抹脖子自杀了,趁早滚开,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不尊老了!”

话音一落,天水盟的三名高手早就是忍耐不住,直扑上来,四名奄奄一息的老头,能够厉害到什么程度,只要拿下了这四人,便是能够在上宗使者面前留下个好印象,日后的荣华富贵,可就是看今日的了!

“聒噪!”那九旬老者也是动了一丝真怒,袖袍一甩,砰的一声,那天水盟三名高手连声音都是没有来得及发出,便是被击成了一堆灰烬。

连城易看到了这一幕,整个心脏都是差点跳了出来,没有一丝灵力波动,对方只是轻轻一甩袖袍,便是杀了三名魂宗境八级高手,这样的手段,比起魂圣境来说,都是要可怕了许多。

“怎么可能!情报上说南溪宗强的不过是魂宫境六级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城易心头骇然,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早已是被禁锢住,无法动弹分毫,背后似乎有一双巨眼,正在忘了过来。

九旬老者也是看向了他的身后,脸色微微有些波动:“冥使?”

一朵妖艳的花骨朵儿出现在虚空之中,赫然绽放,带着血色的光芒,带着恐怖至极的气息,尤其是站在其上的那名黑袍人,手持黑色镰刀,根本就是来锁拿生命的死神。

“追寻你们三千年,总算是找到你们了!”冥使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一步跨出,便是没入了连城易的躯体之内,眨眼之间,连城易的灵魂之火便是熄灭,死得不能再死。

没有想到这冥使乃是灵魂体,而那多妖艳的花朵随着冥使的离开,也是渐渐凝实了不少。

夺舍了连城易之后,冥使身上的气息也是凝实了许多。

“彼岸花,冥界好大的手笔,为了让你穿梭两界,彼岸花只怕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吧。”九旬老者也是有些动容,彼岸花开一千年,一人成仙,一人得道。

此时跨界而来,彼岸花想要绽放的话,不知道要等待多少年的光阴。

“交出传承石珠,”冥使冷冷地说出这句话,便是不再说第二句。

其他三名老者以及九旬老者摆开了阵势,只见一座金桥从他们的脚下升腾而起,无数玄奥的纹理烙印在金桥上面,有十凶,有四象,更是有着诸多神秘莫测的阵法,让金桥看起来气势惊人,有贯通天地的气概。

“彼岸金桥,”冥使冷笑了一声,“以为靠着这彼岸金桥就能够阻挡我吗,若不交出传承石珠的话,今日你们所有的人都要死!”

镰刀挥出,便是有一道黑光横亘而来,要撕开空间,带着无尽的威能

黑光一出,好似世界都为之黯淡了下来。

无尽的黑暗之中,一座金桥轰然撞开,绽放光明,四名老者站立其上,手中或握剑,或握刀,气势凛然,实在是想不出他们先前那种死气沉沉的样子。

黑光和金桥撞击在一起,天地无声,那种威能的扩散一下子便是将整座栖霞山夷为了平地,除了那一座虚浮在空中的大殿。

外界的战斗犹如是鬼神般骇然,但是身处大殿之中的韩宇和南欣根本就察觉不到丝毫动静,相反,韩宇对白袍老者还隐约有些怒气,对于白袍老者想要将他们送走的行为极其不满。

南欣一脸的悲伤,看着白袍老者,眼泪也是唰唰落了下来。

“宗主,我不想离开你,不想离开南溪宗。”

“这里就是我的家,为什么要让我离开?”

韩宇冷笑了一声,道:“宗主,不过就是一个天水盟而已,难不成真的敢把我们南溪宗给灭了!就算有魂圣境强者存在又是如何,真把小爷惹怒了,霍霍了他整个天水盟!”

在这一刻,韩宇根本就不把这里当成了一个幻境,他身上还带着半步真圣的神通,确实不将一个天水盟放在眼里。

白袍老者有些欣慰地看着韩宇,道:“你对南溪宗有感情,我明白,你是南溪宗的长老,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将会是南溪宗的长老,有你在,南溪宗就不会灭。”

“而南欣,你便是南溪宗的下任宗主,重振南溪宗的重任便是落在了你们的身上。”

白袍老者长身而起,道:“我们这几把老骨头,不知道枯坐了多久,总算是能够活动活动根骨了。韩宇,南欣,此次我们便是为你蒙蔽天机,再助你们一程!”

白袍老者忽然是一掌拍出,一股柔和之力带着韩宇和南欣各自落在了一个蒲团上面。

底下有着强大的能量冲击了出来,掀开了蒲团,露出了底下的传送阵。

只听得嗡的一声,韩宇和南欣便是在惊愕之中被传送走,耳边只传来白袍老者的哈哈大笑声。

“蒙蔽了天机,你们将会是我南溪宗的种子,老夫应天,总算对南溪宗的列祖列宗有了一个交代!”

白袍老者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相貌在那一刻也是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从垂暮的老者回到了中年时代,紧接着便是化作了一名俊逸的年轻人,白袍洒脱,犹如是不羁的仙人。

手中握着三尺青锋,他缓缓走出了大殿,望着激战的双方,一剑斩出,划开了天地,更是落在了那彼岸花的身上,形成了轰隆隆的巨响,不绝于耳。

“应天!”冥使看到应天的时候,那种怒意几乎要刺破了苍穹,双眼都是要滴出鲜血来。

应天只是缓缓走去,连看都是没有看他,他的目光只是落到了彼岸花的身上,但似乎看的也不是彼岸花本身,仿佛是在注视着一段过去。

“那就战吧!”

空间乱流之中,韩宇睁大了双眼,耳边还激荡着应天给他的传音:“你来自未来,因为彼岸花的因缘,我强行将你留在了这南溪宗,除了要给你一场造化,还希望能够结下一个善因。”

“日后,你若是能够来到天南,南欣若还在的话,她会为你护道。”

小孩积食拉稀吃什么药
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通心络吗
宝宝夜里发烧怎么办
小孩晚上咳嗽很厉害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