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绵阳信息港 > 娱乐

洪荒真神 第三十一章 总是要到说离别 才知珍视

发布时间:2019-10-15 21:32:32

洪荒真神 第三十一章 总是要到说离别 才知珍视

面对金老头,他至少能说出再见,然后等回铁匠铺面对老头子的时候,他就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幸好老头子倒不是个顽固的人,率先开口解围了。

“要走了?”老头子抽着旱烟,轻飘飘的话语传来,李宸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额...恩...钱攒够了。”李宸摸了摸鼻子,突然发现平时那利索的嘴硬是说不出什么来。

“臭小子,怎么了,平时不是很能说吗?”老头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宸,让他更加尴尬无比。

“老头子,你都不准备挽留一下我?”

“看把你小子臭美的,怎么,我还得哭着喊着求你留下?”老头子眼角一挑就待发作。

“额,这画面其实想想还挺带感的!”李宸仔细的想了想后认真的说道,随后就看到眼角一抹黑影朝他飞将过来。

“靠,老头子你玩真的啊!”临的近了他终于看到飞来的东西了,那是平时老头用来抽他的铁条,李宸急忙一扭身倒是险之又险的躲了开去。

“看你还敢贫嘴!”看一击没打中,老头四处瞅瞅,正在找其他趁手的家伙。

“停停,我不说了还不行嘛。”李宸是一脸的哭笑不得,照理这离别的画风不是应该悲伤一点才对,怎么成这样了。

“什么时候走?”老头子继续抽着旱烟,问出来的话就好像在说‘早饭有没有吃’这么随意。

“明天吧,整理下东西。”

“哦。”老头子猛抽了口旱烟,许久才淡淡出了口气。

“拖后两天。”

“额...好的。”李宸只有应了,既然老头发话了,他当然是应了。

“早点睡觉,今天不去打学点了,你自己休息。”

听了老头的话,李宸倒是不由想起这段时间以来的一切,每天除了挖矿和打铁,老头总会抽出时间带他到附近的野外打些野兽来攒修炼点,然后回到铁匠铺后都闭目自修,把学点都加到基本剑法上了,因为基本剑法满级了,才能加入门派学后续的武功,不过老头似乎对此有异议,但终究没有提出其他建议,李宸也就不在意了。

“嗯。”看着老头转身离去,李宸不由的湿润了眼睛,哪怕是在离开的时候,老头也不做任何提及,两个人就像爷孙一样生活了一年多,如果说整个武城有什么是他会记起的,他会想起很多,例如笨的可爱的小洁,为商会奉献一生的金老板,热心肠的斗笠男,外冷内热的老黑炭,温和喜欢做和事老的中年人以及爱管闲事的抠脚虬须大汉。

然而让他割舍不下的,或许就是这个严厉的老头了,其实老头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离开的,所以平时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自己的督促,这些他都看在心里,但是嘴上从来都不提,两人见面永远都是一副拌嘴的样子,或许这...就是两人的相处方式吧。

这两天的时间,李宸每天都伺候着老头子,也不外出干什么事情了,不过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了,该准备的也都准备好了,而他的离开也成了必然,所以这两天就好好的孝敬孝敬老头了,虽然以后肯定还会回来,但那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李宸不会再没有任何成就前回到这里,而老头肯定也深知这点。但是却又不点破,于是就这么沉默着享受这的两天。

有时候沉默不代表不知道,只是双方都不想说而已。

当第三天的清晨来临的时候,来了几个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访客,小洁以及另外的四个老头。

“李大哥你要走了吗?”小洁红着双眼,分明是之前哭了许久。

“恩,又不是再也不见,哭什么。”李宸好笑的帮她抹去眼泪。

“嗯!我不哭。”说着小洁还抽了抽鼻子,那模样煞是惹人怜。

“臭小子!每次都给我惹麻烦,平时占我孙女便宜也就算了,这几天还把她惹哭了,要不是看你就要走了,信不信我打折了你两条腿。”边上的老张头仍旧带着斗笠

,不过却没了平时的温和热心肠,自从他把孙女介绍给李宸认识后,他就后悔不叠。

“张老头,这话要说清楚,我可没占小洁便宜啊,那是正常买卖好吧,你就不怕坏了她的名声!”李宸是真心无语,占便宜这种话也能乱说啊。

“你还敢还嘴了?!”张老头双眼一瞪,连头上的斗笠都差点晃了下来,李宸也只能败退下来。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今天小李就要走了,我们就别再给人添堵了。”

听声音李宸就知道这种时候也就总是充当和事佬的中年人会说两句。

“话说回来,老大...”虬须大汉突兀的声音响起,结果还没说完就发现边上的黑炭老头瞪了他一眼。

“咳咳...我说铁匠老头去哪了,怎么没见人?”

‘老大?’李宸耳朵可没聋,刚才虬须大汉的那句话他可是听的一字不差,原来他们和老头子关系还不简单啊,可惜就这么一句话,实在分析不出什么,他也就懒得再想了,况且自己就要离开了,想这么多也没意义。

“估计在内屋吧,臭小子快去看看,不会睡过头了吧?”黝黑汉子赶紧岔开话题,免得李宸深究。

李宸倒是没多想,他正准备往屋内走,一道身影从内屋走了出来,李宸定睛一看,倒是不由惊讶的张大了眼睛。

只见老头子一声黑衣劲装,满头斑驳的白发也稍微整理了下,原本胡子拉茬的脸似乎仔细收拾过,倒是看起来年轻了十多岁,当李宸与他眼神交汇的时候,甚至看到了与平时完全不一样精气神内蕴其中。

“老头你这样一打扮倒是帅了很多啊。不信你问问他们。”说着李宸还朝另外几个人看去,结果发现他们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李宸心里不由撇嘴,倒是也没说什么,毕竟老头这变化确实挺大的。

“拿着!”老头对于他人的反应丝毫不在意,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裹以及一把长条状的东西抛给李宸。这次他倒是没怎么手忙脚乱,顺手就接在了手里。

“什么东西啊,入手还挺沉的,不会你把抽我的那根铁条给我了吧?!”李宸看着那长条状,时间就想到自己挨抽的家伙什。

“一把剑和一封信?”解开包裹李宸发现里面的东西倒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外,没想到是这两样东西。

“剑是我以前拿着玩的,不过倒是把好剑。”老头随意的说着,结果引得另外四人下意识的吞咽着口水。

“至于信,你进武当后只管交给一个叫‘落雨随风’的家伙。”

“额...老头,这貌似不是个名字啊。”李宸听完非常无奈,能不能给个名字啊。

“名字你就不用管了,反正就这么说,江湖上许多人都是留的名号,不太流行报名字。”老头一脸认真的样子,李宸也就不好说什么。

将信和剑放回包裹,随后背在了身上,李宸正思索着该怎么和老头说再见,结果又是对方先开口了。

“行了,东西也拿了,人也见了,滚吧。”

“额...老头,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啊。”李宸一脸哭笑不得,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悲伤氛围愣是被他一句话给弄没了。

结果话没说完,就看到老头双眼一瞪,继而视线开始四处游走。

“我走还不行啊,您老悠着点!”李宸看的心惊胆颤,尤其是看到老头把视线停留在了平时打铁的大锤上,那锤子如果给他来一下,他也就甭下山了,先躺半个月吧。

李宸飞快的跑了,一溜烟的就没影了,等看不到另一边的几道身影后,他才慢慢的停了下来,脚步沉重到不行。

“终究还是没有道别...”他明白老头子也不擅长这些,两人都是一个脾性的人,谁都说不出那句话,不过或许这才是的结局吧,想明白这些,他深深的呼出口气,将那些身影一个不拉的刻进记忆深处,随后才慢慢转回思绪,顿时感觉压在身上的包袱一下子轻了不少,心情也是畅快了些许,这才不疾不徐的朝城外走去...

有些人有些事,总是要到说离别,才知道有多珍视...

鞍山治疗妇科费用
锦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汕尾牛皮癣
鞍山治疗妇科医院
锦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