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绵阳信息港 > 娱乐

黑夜的哭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33:44

整个下午,杨亮一直在家附近逗留,他显得局促不安,似乎有什么心事,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怀疑地仔细端详他,想从他身上看出什么(其实,他心理明白),他们那种神情,分明就是在怀疑他又干下了什么好事.他稍胖,一副擂教不改的讨厌像,是村里出了名的老鱼条,在他刚能走路,母亲出去十几年再没回来过,由父亲照顾,因为常常偷盗,每次都被父亲打得皮开肉肿,一次父亲下狠劲用棒槌打断了他的左臂,因为还小,接好后跟新的一样,村里到处谣言,他母亲在外面做不洁身的事.在他心理,父亲是冤家,是死敌,只不过他无法与他对抗,每次偷盗一半原因便是出于对他的报复,以泄心头之恨,于是得意洋洋,心平衡下来.今天中午,他偷橘子又被人亲眼抓到.那人与土的主人很熟,又隔得近,毫无疑问会去告密,终让父亲知道,自己被打.  他对那些人的样子,感到既尴尬又厌烦,但又不得不装着没事儿一样说笑.在他行动时,把四周看得很彻底,以为安全,但不久却走出来一个人,把他抓了个正着.他的心慌了,一直忐忑不安,之前挨打的经历蜂拥而至,时刻都占据着他的脑子,怎么也无法忘却.太阳逐渐弱下去,终在山顶消失,他感到越来越冷.  他心理抱着一丝侥幸的念头:也许他不会去告诉主人.每当他想到这点,嘴角便不由得轻巧轻地往两边拉,微笑一下.不过,他到底还是不敢回去碰碰运气.直到天黑,人家快要吃饭,他才不得不离开.他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感到晚上的空气又湿又冷,奇怪他之前好象没有发现这点.他没走多远便停住了,身子直发抖,只好把两手抱在胸前.回去,既难看又要挨打,实在难啊!他思来想去,不住地叹息,不知道该怎么办.但终究他还是得回去.  他开始往前走,故意迈着小小的步子,不断地给自己鼓勇气,心想事情反正发生,总要过这一关的,晚痛不如早痛,这时想到那个念头,连自己也忍不住好笑,这种念头卑鄙似的,他紧张的心情得到一会儿放松.他感到越来越害怕,路两旁那些平时叫人恐惧的黑漆漆的像鬼怪一样的东西却全然没注意到,他根本没想到它们.  眼看就要到家了,他再次停下来,悄悄观察屋里的动静.橘黄的灯光从外歪歪扭扭的窗户'门口射出来,无声无息,他感觉没事儿,心却相反跳得很厉害,那个侥幸的念头让他镇定下来,也让他更加抱了这一丝希望.于是,他大胆地走回去,装着跟没事儿一样.他跨上院子,心几乎要破胸而出.他没有马上见到父亲走出来,忘了害怕,还以为没事儿,如他的猜想.可就在着时.父亲从门口走出来,说:  "你回来了."  他身体强壮,平时一副严厉的样子,现在显得更加高大威严.很显然,父亲一副他犯错时的样子,只是等他问明白后才处罚.杨亮又一下子害怕,乖乖地走到父亲面前,心理受着这种阵前和即将受到严重处打的共同煎熬,他多么希望这种痛苦早些过去,却越发感觉时间漫长.  父亲问道:"你今天中午去哪里了?"  杨亮等着被处罚地回答:"在外面玩."  "你今天又干了什么好事?"父亲的语气开始严厉起来.  杨亮害怕极了,他即将被打,心理紧奔奔的反倒不跳了,只是呼吸拖长,困难起来,他难于开口,又有一层不愿向敌人屈服的意思,没有回答,他紧紧咬住牙齿,已经做好被毒打的心理准备.  父亲吼道:"你没有听到?"语气更严厉了.  杨亮想回答,他很清楚若不回答立即便会被撕脸'扭耳,可是他对父亲的语气很反感,让他抗拒,正是这股反感的情绪让他终在短暂的犹豫下决定保持沉默.父亲立即那样处罚他,同时怒不可地说:"你个杂种,总是擂教不改,教了你一遍又一遍,你不但不听,还嘴硬,好象我是教错了!"说罢,他还是不解气,又给他一阵扭耳,因为他没有听到.接着,强硬地问:"听到没有?"  杨亮脸和耳热乎乎的,现在还很痛,他感到很委屈,想要哭泣,开始抽泣,结巴地回答:"听到了."  "今天中午你去哪里干了什么好事?"  现在,杨亮不好意思承认了,他羞耻地感到脸烫起来,紧紧地咬住牙齿.  过了一会儿.  "你还没听到?"  "听到了."  "听到了就快点说,如实报告!"  "你个杂种!老子看你还嘴硬!"  父亲火了,他大步走去屋里,一会儿手反握粗大的扫帚走出来,气势凶凶,还没走到儿子面前便老远狠劲挥起来.杨亮把牙齿咬成一块,有意让腿上的肌肉紧奔,好在被打到时有一股强力抵抗,不那么痛.父亲把儿子的腿打弯:"老子看你嘴硬!不说!"  杨亮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双脚痛得不停地跳动.  父亲把儿子打走长长一段,手开始软起来,说:"今天中午去哪里干好事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了.一回又一回,每回都教你改,你总是当成耳边风!你个杂种!生了你这种没有出息的人!"  可没有用,他似乎还没有被打够.  "老子看你不说!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父亲往儿子的手臂挥起来,他使尽全身的力气,想打掉他的手.  杨亮尖叫起来,双手紧抱在一起,用肩膀来挨挡,他特意保护被折断过的左手.父亲则偏偏专挑这只手,因为是他的手不听话,让他丢脸,打断.杨亮不得不转身背对父亲,或是跑上几步路躲避.他慌神儿了,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但愿早点完结这事.  紧急关头,老奶奶从堂屋慌忙赶来,喊道:"要不得!要不得!"她几步跑到父亲旁,用手阻止,劝说父亲:"你把他的手又打断了怎么办?再断一次肯定残废了!你有多少钱医?"  住在另一头的叔从不过问别人家的事.  父亲巴不得地说:"就是要打断他的手!不服教!别人都告到家里来了,还死口不承认!"  老奶奶又说:"他还小嘛,还不知事!你下手这么狠!"她很反对,一边推一边说,让父亲去屋里坐会儿后早些休息.父亲抗拒不过,又训了几句,好听从母亲的话,干脆进里屋去睡了.  接着,老奶奶来到孙子旁,对他关心慰问一番,她小心地拿起他的手,很想看看衣服下面是什么样子,伤得有多重.杨亮全身像刀割一样痛着,但他丝毫不在乎了.他们走进厨房,桌上放着一碗豆夹,一碗水调的溶辣椒,父亲吃过的碗筷,他却没有半点味口.在昏暗的黄灯下,只见他脸上泪迹迹斑斑,一副憎恨与愤怒使他面目狰狞的样子.老奶奶一脸惊恐失色.  老奶奶劝了几次无用,只好依孙子上楼去睡觉.然后,关了灯,关了门,走回去.   共 24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重视 前列”陷“阱
昆明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昆明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